42
2012/08/14

导语:城中村拆迁改造让很多村民一夜暴富,“城中村富二代”也随之浮出水面。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不像企业家的孩子,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清晰的人生规划;他们张扬,开好车,敢消费,却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们渴望融入主流,但除了少数人能够将事业做大之外,大多数人常常在现实中迷失方向…… [详细]

一次拆迁分得千万元房产

城中村拆迁改造让很多村民一夜暴富,大多数村,上自老人下至顽童,每人都能分到200平方米的房子,折合市价百万元;有的一家分到6000平方米的房子,折合市价2000多万元。

宋寨村里有600多名村民,原来居住在村里建的第一家园。2006年,宋寨村建成了富民工程——面积达22万平方米、1500多套商住房组成的宋寨村民第二家园,平均分配后,每户拥有1000多平方米房产,户均资产在300万元以上,包括新出生的儿童在内,宋寨村成为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村。

60多岁的村民弓春玲有两个儿子,全家改造时共分配了14套房子,加上两个地下室,等于16套,再加上全家原有的3套房子,一共是19套,房产按市值算有上千万元。 [详细]

“拆”出来的富二代?

城中村的造富神话让“城中村富二代”浮出水面。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也是“富二代”,却不像企业家的孩子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人帮忙做清晰的人生规划;他们张扬,开好车,敢消费,却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未来时常困扰着他们;他们渴望融入主流,但除了少数人将事业做大之外,大多数人常常在现实中迷失方向。

小路是一名“城中村富二代”。从小到大,小路从没拿过锄头。学历仅为中专的他,也没正经工作,在家闲得无聊,就到叔叔开的一家汽修厂管账,一个月一千多元,还不够他周末一个晚上的消费。但是,当70后白领和80后大学生还在为一套不足100平方米的房子抹黑时,小路名下已经有了五套120平方米的房产,两辆价值近百万的汽车。

一夜暴富不是梦 城中村拆迁改造让很多村民一夜暴富,大多数村,上至老人下至顽童,每人都分到了200平方米的房子,折合市价百万元;有的一家分到6000平方米的房子,折合市价2000多万元。 [详细]

开着奥迪上班的修车工

在郑州市公交公司的一家维修分公司,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可以看到一位开着奥迪车来上班的小伙子。早上7点40分左右,他从车上下来,脱下身上笔挺的西装,换上油腻的工作服,钻到汽车下边,换轮胎、修发动机。到了下午5点,他换下工作服,洗澡,再换上西装,头上打上发蜡,接上女朋友去吃饭,然后去酒吧或咖啡厅,玩到晚上11点后才回家。

小伙子叫张进,是西关虎屯的村民,家有六七套房子,有两个妹妹。他说自己原本不用上班,但在家歇了一年多,整天无所事事,闲得发急,就求人托关系,还花了点钱,才在这家公司找了一份工作。“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100元钱,不够油钱,工作还累,但这样的日子过着很充实”。

当然,做修理工不是他的长远打算,他说,自己的女朋友在银行工作,不敢带他去见同事,一直劝他做个生意或换个体面点的工作,“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正在看”。[详细]

忧虑:“坐吃山空”不是个例

郑州的城中村改造造就了几十万百万富翁,但一夜暴富后坐吃山空的人也绝对不是个例。小李庄村安置房业主王先生说,他家有个亲戚,全家一共补了800多平方米的房子,分完房子后男的就去澳门赌博,带去的钱花光,又借高利贷,没多久就只剩下一套房子,其他的全部赔给放高利贷的了。

收房租成主要收入来源

王先生认为,其实,完成改造后多数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收房租,村民缺乏创业知识,再就业方面也高不成低不就,很多人整天以打牌度日,更像是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夹心族”,没有真正融入城市。

郑州城中村未来3年内将全部改造 根据郑州新型城镇化建设的统一部署,郑州市将进一步加快城中村、合村并城改造步伐,各区范围内、各开发区范围内、开发区周边3公里范围内以及目前县城规划区范围内、新组团起步区范围内、市级以上产业集聚区范围内的村,除特色村予以保留外,其余城中村、合村并城3年内将全部启动改造。 [详细]

当村民成为市民,生活习惯却难以改变

被誉为郑州城中村改造“桥头堡”的金水河畔的一个城中村,自2006年正式拆迁以来,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变成了高档社区,成为了郑州城中村改造的成功样本。

然而进入安置房小区内,却有股刺鼻的味道。在居民指引下,记者在小区西南角一片七八百平方米的空地上,找到了露天堆放的垃圾。村民杨女士对小区卫生颇多怨言,由于很多村民将房子出租,小区流动人员很多,但没有建像样的垃圾站,小区内垃圾堆积如山。

与高档社区的生活环境格格不入

在郑州做生意的刘先生,当年从一户村民手中购买了一套安置房。“村民虽然变成了市民,但很多生活习惯没有改变,影响别人的生活。”

刘先生带记者在小区转了一圈,竟意外在小区路上和绿地内看到不少散养的鸡鸭。刘先生说,到了夏天味道非常难闻,大家多次找物业反映,物业也派人劝阻,但没有任何效果。除了在小区养家禽,记者还发现,不少安置房小区的居民随意毁坏绿地改成菜地,与高档社区的生活环境格格不入。

“住到这里和原来的生活没什么两样,收房租还是主要经济来源。”今年60岁的王大妈告诉记者,唯一的区别是,原来自家盖的楼房要经常打扫,还得看着入住时间上门收房租;现在楼道有人统一打扫,房租收着也比以前更方便了。” [详细]

结婚爱找农村出来的大学生

记者发现,城中村不少年轻人都是中学毕业,能上到高中的不到一半。对于他们来说,上学不是改变命运的必然选择。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的“富二代”,特别中意从农村出来,有文化的姑娘。在老鸦陈村,去年结婚的男孩,娶的多是从农村出来的女孩,这些女孩多是大学毕业生,有文化、有知识、漂亮。村民陈喜贵的两个儿子娶的都是大学毕业生,一个是某法院的公务员,一个在事业单位工作。陈喜贵脸上洋溢着笑容:“两个媳妇都很好,做家务是能手,对我们很孝顺,对丈夫很关心。而我哥家的儿媳妇找的是城里姑娘,什么都不会做,事还多,整天吵吵闹闹的,他们现在后悔死了。”

小陈说娶个大学生媳妇有好处:“孩子有她教,我一点也不用操心;出去和朋友吃饭也有了吹牛的资本,大家一看我这么漂亮的媳妇还是大学生,都非常羡慕我。”

刘金也表达了这样的愿望:“我连财务报表也看不懂,每个月报税时都要找专门的财务人员来填表。如何搞好管理,更是难题,我也想去参加大学的培训,但去北京大学听了一次课,老师讲的什么都听不懂。”他说,自己现在很后悔,当初多上几年学就好了,起码现在能听懂大学老师的讲课。 [详细]

能挣钱是本事,会管钱也需要智慧,富二代并不是贬义词,让手中的财富发挥应有的价值才能赢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