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2012/09/03

导语:62岁的朱中洲是扶沟练寺镇大蒲村人,在村里即将进行的大蒲新型社区建设中,家中房屋和菜棚均面临拆除。因对补偿标准不满,老人前往镇政府找有关领导协商,随后在政府院内跳楼身亡。经过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现场没有搏斗痕迹,被认定为“自主性坠亡”……[详细]

8月22日,扶沟县练寺镇大蒲村63岁老汉因不满当地政府的强征强拆,在镇政府跳楼身亡,而学校被拆后,小学生只好在危房里上课;而8月27日凌晨,扶沟县吕潭乡将该乡尚村岗村即将收获的40多亩地庄稼推毁,众农民在跪在乡长办公室讨要说法,乡镇竟然不知“以租代征”属于违法征地行为。

40多亩将收庄稼凌晨被毁

8月27日半夜,吕潭乡尚村岗村民正在地里看西瓜,被一阵阵及其轰鸣声吵醒,该村民随后起床发现路边停靠了很多轿车和面包车,一些铲车和推土车正在推毁附近的庄稼。由于乡政府带领了近百人,村民赶到现场时也无法阻止乡政府的行为,在争执过程中,多名村民被打伤,村民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家庄稼被推毁。[详细]

老人不满强征 镇政府讨说法坠楼身亡

62岁的村民朱中洲在紧邻村庄的耕地里建有塑料大棚,种的是蔬菜。原本认为花费几万元建的大棚,在这次征地和拆迁中政府会对他补偿高一点,没有得到镇政府同意。

据其家人讲,8月22日,朱中洲再次到镇政府找领导反映,然而第二天家人才接到通知说,朱中洲在镇政府跳楼了,正在现医院抢救,待家人赶到医院后,朱中洲已经不行了。[详细]

乡长不知“以租代征”是违法

据梁乡长介绍,他们这次涉及13个行政村和33个自然村,开始多次协商未果,就催促村民赶紧完善被租地的手续,否则后果自负。“耕地严禁买卖,就坚定信心以租代征”,梁乡长认为买卖耕地属于违法,但他并不知道“以租代征”也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详细]

所谓“以租代征”,即通过租用农民集体土地进行非农业建设,擅自扩大建设用地规模。事实上,“以租代征”是地方政府滥用行政权力的违法行为,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建设用地的审批程序,违反了《土地管理法》及《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并且也违反了国家建设用地总体规划的制度,导致重复建设的不断产生,导致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详细]

老人跳楼身亡被认定为自主性坠亡

扶沟县公安局党委委员韩富中称,经过警方勘查和法医鉴定,现场没有搏斗痕迹,朱中洲系当天9时前后从3楼自主性坠落,并导致“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坠楼原因系不满政府强征强拆,且补偿标准过低。[详细]

用“自主性坠亡”的说法推卸自身责任

就算没有搏斗痕迹,没有人推搡拉扯,就算老人是自己跳楼的,就能说他是“自主性坠亡”的么?官方鉴定抗议强征强拆老人系“自主性坠亡”,不过是在极力撇清自身在这一不光彩事件中的责任,把死亡的责任全部推到坠亡老人身上,推到老人的家庭身上,而官方对此是绝无责任的。

从老人找领导协商到坠楼身亡,中间发生了什么?老人找到领导了么?哪个领导与他协商了?协商的内容如何?老人有何要求,领导又作何答复?老人“自主性坠楼”的时候,领导在不在现场,领导在干什么?这些细节,当地为何不公布出来“自证清白”?[详细]

2009年2月12日凌晨,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发生了一起死亡事件,据当地公安部门通报,24岁男青年李乔明在看守所中与狱友玩 “躲猫猫”游戏时头部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这一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网络上迅速发酵,众多网民纷纷质疑。[详细]

当地政府官员的畸形的政绩观和官本位思想是导致这出悲剧的“隐形杀手”。新村建设本来是件利民的大好事,如果当地政府官员在项目实施前,能够放下身段到村民中去听取村民的意见,扎扎实实搞好调查研究,认真分析项目实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就不会脱离实际急急忙忙上项目,导致这出悲剧上演。

现有政绩考核制度通常是上级对下级进行考核,考核的内容也仅限于上级下达的目标任务,导致官员的好坏往往由上级说了算,官员的服务对象和群众对此毫无发言权,同时造就了官员的畸形政绩观。在这种畸形政绩观的指导下,民意也就成为摆设,类似“自主性坠亡”的悲剧上演也就不足为奇。

按当地镇政府官员的说法,因为事件发生在镇政府大院内,为此政府才决定给予死者家属一定的经济补偿。言下之意,如果老人“自主性坠亡”发生在政府大院之外,当地政府官员肯定连愧疚之心都不会有,官本位思想昭然若揭。也正是在官本位思想的指导下,有关领导才会对老人的反映置之不理,任由老人“自主性坠亡”。[详细]

我们何时能在发展和民生这对矛盾中,丢掉畸形的政绩观,丢掉权力优越感,把能够避免的悲剧避免,可以减少的暴戾削弱,让民意不再仅是摆设,共营一个光明磊落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