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2012/09/11

导语:河南西峡县的李女士在一家宾馆门口看到“自家轿车”上坐着一名年轻女人,以为老公有外遇,遂怒火中烧拦截询问,结果却发现这是一辆和自家汽车一模一样的套牌车,真是无巧不成书,李女士打110报警后,警方一查,这竟然还是一辆涉案盗抢车辆……[详细]

宾馆门口看见自家车里坐美女,女子疑丈夫出轨

8月16日晚,家住西峡县城的李女士外出办事时在一家宾馆门前发现一辆牌号为豫R5E××7的灰色现代轿车。“这不是我家的轿车吗?怎么会停在这里?”李女士以为是丈夫开车来这里办啥事,便准备上前打招呼,谁知车内坐的竟然是一个年轻女性。以为丈夫在外边包养情人的李女士怒火中烧,就打电话责问丈夫,谁知丈夫一头雾水地告诉她,他现在在家里,车也在家里。李女士认为丈夫在狡辩,便打算追上此车查问清楚。

抓“小三儿”抓出一辆套牌车

李女士打的追上质问驾车女青年:“你怎么开我们家的车!”女青年当场反驳说:“这是我的车。”“那你的车牌号码怎么跟我们家的一模一样呢?”李女士的这句话当即让驾车女青年无话可说。李女士经过进一步观察,发现这辆车确实不是自家的车,但车牌号和自家的车一模一样。李女士遂拨打110报警。一番调查之后,交警查扣了这辆套牌车,帮李女士的丈夫洗刷了不白之冤。 [详细]

套牌也罢了,这竟是一辆涉案盗抢车

西峡警方当即向浙江义乌警方发出协查函,据义乌警方反馈称,该车的真正号牌是“浙G86××1”,属于浙江义乌一家汽车租赁公司。2008年3月,一个叫张三东的客人以租车名义,按每天260元的价格,将该车租走,至今一直未还。公司发现受骗后,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义乌警方将此车列入涉案盗抢车辆进行网上查找。[详细]

无独有偶,真假路虎狭路相逢

你说缘分也罢说巧合也好,反正奇迹就这样发生,本在不同轨迹行驶的它们,不仅相遇,而且紧紧挨在一起。

前天晚上,一辆沪牌路虎揽胜越野车的车主在新天地的地下车库内发现,旁边车位上停着一辆型号和车牌号相同的车辆,于是报警。事后,黄浦警方将涉嫌套牌的车辆锁住钉在原地,并安排警力现场蹲守车主现身。[详细]

以前我们的新闻有这样的镜头,某司机一脸迷茫:我连xx地方都没去过,怎么就有交通违法记录?后来一查是有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车违法了,这种事经常惹得司机一肚子火还耽误事。

网上有句话——躺着也中枪,被套牌的出租司机就是这么背上了黑锅,但也有人是故意为之,因为这样既可多赚钱,又可逃避各种税费和违章处罚。

套牌车3年交通违法157次 罚单打印了6张A4纸

一河北车主举报称自己的车牌号“京PXXXXX”在贵阳“违章”27次,而车主本人却从未到过贵阳,车子也不是记录中的黑色帕萨特。经查,套用该车牌号的关某是北京人,在贵阳从事工程建设,由于交通违法次数太多,为避免交警查车和罚款,才挂上了“京PXXXXXX”的假牌照,这辆车从2009年2月7日至今年7月,共有违法记录157条。其中,从2009年2月7日至2011年12月15日,“京NXXXXXX”名下共有130条违法记录;而从2012年2月17日至今的27条违规,则由“京P”无辜受过。[详细]

无证驾驶套牌车 逃避检查酿事故

8月17日上午10时许,一辆悬挂山东牌照的现代车驶入晋城东收费广场后,民警示意其靠边停车接受检查。不料,司机竟突然加速,企图逆行逃离,结果慌乱中与一辆晋D牌照的大巴车发生刮蹭,被卡在护栏和客车中间,所幸无人员受伤。民警仔细检查发现,司机安某无驾驶证,并且所驾车辆系套牌车。[详细]

套牌车撞死环卫工后逃逸

环卫工人李启平的60岁生日刚过不久,昨天清晨6点半左右,他照例在熟悉的新沙大道上打扫卫生,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套牌车撞倒后当场身亡,散落的垃圾飞起数米高,肇事司机几乎没有刹车就逃逸了。目击者称,车上有3个人,驾驶员是一名男子。在现场,肇事车辆“留下”了前保险杠和车牌,死者的儿子李勇说,经交警部门确认,这个“粤A19555”的牌子是套牌。[详细]

套牌车遇上正牌车,是缘分还是孽缘?网友微博说,一正牌车主把车停好后,发现在自己隔壁躺了一辆和自己牌号一模一样的车,于是报警,等这位倒霉车主出现。同一天在辽宁抚顺,一名的哥也发现了套用自己牌照的出租车,交警来处理,结果又冒出来一辆同牌照出租车,敢情人家这是三胞胎![详细]

套牌车为何如此猖獗?违法成本过低!

套牌车之所以如此猖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违法成本过低。一辆套牌车除了能节省6万多元的牌照费用外,每年还可以省下至少数千元的其它费用,如果用于非法营运,那么这个数字就可能是几万甚至是10多万元。可是,对于已经查出的套牌车,交警部门一般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对车主处以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罚款。显然,这样轻微的处罚对套牌车车主来说,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

打击“套牌车”须多管齐下

首先,对于“套牌”等违法行为,必须不断强化惩罚的强度和力度,通过大幅提高其违法成本强化法律的威慑力,使其不敢轻易“套牌”。

其次,除了惩罚使用“套牌”者,还须进一步强化对上游制造、贩卖套牌者的打击力度,必要时可适用刑罚。

再次,从执法角度看,公安部门也要不断强化常态化执法,而不能仅仅停留和满足于一时一地运动式的“集中整治”。

最后,从“车牌”自身角度看,要降低“套牌”的风险,也要不断改进强化正规车牌的防伪能力。 [详情]

不得不说,“套牌”现象之所以广泛存在,除了巨大的利益驱动以及违法成本太低之外,还与车牌防伪技术不高、太过容易被仿制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