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芳华》的上映

  引起了人们的怀旧浪潮

  重温那如歌岁月

  体验默默温情

  郑州是一座发展很快的城市

  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毫不夸张

  城市不断改头换面

  每天一个新的模样

  但是,这座城市留下了郑州人太多的回忆

  过去的郑州也很值得我们回味

  消失的地方

  东方红影剧院

  剧院建于1949年,前身是第四野战军下属团部修建的文化站,1969年,更名为东方红影剧院。白天演电影,晚上演戏剧,风行几十年,是郑州人非常重要的文化娱乐场所。《少林寺》上映的时候,影剧院放映机每天22小时放映,场场爆满。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影剧院的设施赶不上时代步伐。2011年,东方红影剧院被拆除。

2011年,影剧院被拆除2011年,影剧院被拆除

  河南人民剧院

  如果说当时哪家影剧院的规格最高,应是河南人民剧院了。河南人民剧院始建于1953年,位置在二七路上,设施齐全,还有排练厅、化妆室、外宾首长休息室等。很多国家领导人都曾光临该影剧院。

  2005年因郑州市旧城改造被拆除。

  中原影剧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郑州市中原路一带的西区是城市的中心,中原影剧院是西区唯一国营电影院,相当火爆。中原影剧院最红火的时候在上世纪80年代,那时候整个影剧院只有一个大厅,可同时容纳1200名观众。

2011年影院拆除。2011年影院拆除。

  郑州铁路局六号楼

  郑州铁路局北院6号楼的记忆里,有一部波澜壮阔的郑州铁路发展史。6号楼是一座苏式风格的小楼,它曾是郑州铁路局成立后的主要办公场所,见证了郑州铁路事业不断走向辉煌的发展历程。


  2014年,存在了57年的郑铁北院6号楼正式拆迁。

  二七宾馆

  要说起郑州的老地标,就不得不提起当年郑州最高楼“二七宾馆”。这座宾馆1974年开建,在当时物资匮乏的情况下,用了短短8个月,一座8层高的楼宇便竣工。二七宾馆走过的辉煌岁月,在很多绿城人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南乾元街75号院

  房子始建于清末民初,建筑风格中西结合,屋顶是中式的“坡屋顶”,材料则是钢筋混凝土,它就是南乾元街75号院。2013年7月,该院被拆除。

  郑州图书馆老馆

  位于大石桥的郑州图书馆1990年12月兴建,1994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很多郑州人都在这里借过书。在与郑州人相伴23年之后,这个标志性建筑最终面临搬迁,为郑州地铁3号线建设让路。

  2017年3月28日,23岁的郑州图书馆正式闭馆搬迁。老馆位置未来将在轨道交通项目完成后,在原址建设相应文化场馆。

  亚细亚

  曾经,亚细亚名扬中原,多少人来郑州必逛亚细亚。1989年至1997年,郑州亚细亚创造了郑州乃至中国商业最耀眼的一段历史。那时候每天有各种表演还有摩托车队巡游,早上没开门,顾客就排上了长队,但是,最终亚细亚时代还是陨落了…

  2001年,郑州亚细亚关门。

  百盛广场

  2005年建立的百盛广场,和对面的光彩市场交相辉映,曾几何时,这里人潮涌动,不少郑州人都在这里逛街吃饭看电影。

  2017年6月1日,郑州百盛正式关闭。

  国棉厂

  在郑州棉纺路上,曾经有国棉一厂到六厂,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历史进程中,它们记录了一代棉纺工人的骄傲与荣光。

国棉四厂作业的女工国棉四厂作业的女工

  1998年二厂破产,拉开了郑州国棉厂改制转产的序幕。其他几个厂,也相继被收购。如今,只剩下几个大门,述说着郑州曾作为纺织业城市的辉煌记忆。

  二砂

  坐落于郑州华山路78号的中国第二砂轮厂,1953年由民主德国援建,系国内最大的砂轮厂。1993年12月,中国第二砂轮厂成为河南省首家上市公司,更名为白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生产的白鸽牌磨具出口二十多个国家。

  后来市场低迷,仅有几个车间运行,剩下的厂房与车间吸引了一些本土艺术家的入驻,便成为了二砂艺术区,号称郑州的“798”。

@BlandonTsai@BlandonTsai

  2015年年底,二砂进入搬迁倒计时。。。。。。

  消失的胡同

  郑州是有胡同历史的

  郑州的老胡同主要集中在管城区

  如今保存下来的越来越少了

  代书胡同

  郑州最有名的胡同,可能就是“代书胡同”了。代书胡同位于西大街和管城街交叉口附近,可能不少郑州人都知道这条胡同的来历。如今,这条胡同,除了门口的牌子和打造出的古色古香,已经和一条现代街区区别不大。

  南下街

  曾经的南下街生活气息很浓,街道两边都是小铺子和小饭馆,摩的和行人穿梭其中,颇为热闹。

曾经的南学街曾经的南学街

  五道胡同

  在南学街南侧,曾有自东往西一至五道胡同,可谓是郑州同一条街上胡同最多的地域了。

曾经的五道胡同曾经的五道胡同

  唐子巷

  唐子巷是南大街上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东起主事胡同,西到南大街,东西全长也就二三百米的样子。

  这里是郑州年代最久远的胡同之一,也承载了老郑州太多的历史记忆。

曾经的唐子巷 @ 根在中原曾经的唐子巷 @ 根在中原

  现在的唐子巷基本已人去楼空,搬迁完毕。

  主事胡同

  主事胡同以前叫“张家义巷”,曾经成为郑州最繁华的街道,每家每户的四合院里十几口子人,迄今也有400多年的历史了。胡同西侧红砖墙那边,是所学校,也就是郑州的老十中。

  在蓝色挡板背后,就是原来主事胡同的所在,已经被拆了。

  书院街

  书院街,因书院而得名,是一条古老而洋溢着文化气息的老街。在街的东段,明崇祯十年(1637年)郑州知州鲁世任于此创建天中书院,远近来学习的士子多达千人。清朝乾隆十年(1745年)重修书院,十九年(1754年)改为东里书院。

  现在书院街的一段已经拆除。

  消失的生活

  芝麻糖

  叮叮当,叮叮当,还记得小时候的芝麻糖吗?它可是80后,90后一代甜甜的回忆。现在很少见了。

  橘子汽水

  最爱几毛钱一瓶的橘子汁儿,喝完以后瓶子还要还给小卖部。

  冰袋儿

  一毛钱一袋儿的冰袋儿,一时间风靡了整个夏天。人手一袋儿,小编一天能吸好几袋,那酸爽的滋味,你还记得吗?

  吊扇

  以前家里在客厅都会装一扇大吊扇,呼呼生风,特别凉快。现在夏天乘凉都用空调或者小风扇了,吊扇很少见。

  录音机、磁带

  那时候,有钱了喜欢音乐,就买个卡带机听歌,买一盒盒磁带,现在家里还留着几盒。

  痱子粉

  洗完澡擦干水,擦上一层薄薄的爽身粉,免得长痱子,小时候妈妈都给孩子用这个,现在很少用了吧。

  米胖儿

  这个真的是记忆中的味道了,现在真的很少能在路边买到。

  榆钱馍

  “东家妞 ,西家娃,采回了榆钱过家家,一串串,一把把,童年时我也采过它…… 啦啦啦……榆钱馍榆钱饭,尝一口永远不忘它……”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奶奶蒸的榆钱馍,蒸榆钱。

  绞糖

  原来街边上总会有转的绞糖,五毛一转,要是能转到一条龙,开心得一整天都舍不得舔。

  竹床

  没有空调的夏天,老郑州都喜欢地上洒上凉水,摆上竹床,就能凉快的度一晚。

  磨剪子咧戗菜刀

  以前人刀钝了都是等磨刀的来,磨完又亮又快,又是一把锋利的新刀!

  修钢笔

  以前在校门口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现在用水笔的多了,钢笔的少了,写字基本靠敲的了,用钢笔的都是签大合同的,坏了也只会丢弃了。

  修鞋、补雨伞

  能修套鞋、修跑鞋,给皮鞋钉个鞋掌啥的,还兼修雨伞。如今可能只有老里巷还有。

  弹棉花

  弹棉花着实存在于不少人的回忆中。以前的被子都是根据自己要求让棉花匠按重量定制的。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补锅匠

  以前补锅匠们走街串户时,总悠悠地唱“补——锅——嘞——”,嘹亮的嗓音绕梁不绝,惹得奶奶忙着找出破锅烂碗,锅碗瓢盆一阵乱碰乱响。

  剃头匠

  曾经的剃头匠,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不一会儿就能让你面目一新。

  这座城市走的很快

  每天都有旧的东西在消失

  还有很多美好,来不及一一回忆

  但我想,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郑州,总是那个让我们温暖的地方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