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正文页右侧-视频

教师能否点亮别人也不燃烧自己

2011年09月10日07:46      大河网-河南商报             _COUNT_人评论

  做个“拼命三郎” 是敬业也是无奈

  ■温国鹏(职员)

  林连城是福建漳州市平和县安厚镇三马小学的老师,被学生、家长以及同事称为“拼命三郎”。多年沉重的教学工作,让林连城积劳成疾,数次患病,甚至曾经晕倒在讲台上。

  教师节之时看到这样的新闻,让人既感动又难过。其实,在教育资源分配严重不平衡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当前,某些基层小学老师超负荷运转早就不是什么新闻,真正让人感到心中不是滋味的是,几乎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旧闻”以新闻的面目出现。

  林连城老师的“拼命”固然是出于本身的责任感和对教育事业的挚爱,但是,毫无疑问,位置的“无可替代”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诚如林连城自己所说,原来都是一个老师负责一个班级的所有课程,今年稍微好点,5个班也不过只有7个老师。在师资力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面临繁重的教学任务,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老师,除了“拼命”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代课老师不应受到身份歧视

  ■徐德权(职员)

  贵州省罗甸县一个偏僻山村代课老师李兹喜在村小学任教13年,每天不仅讲课备课,还要往返十几里为学生背水,但其报酬每天仅一斤苞米,在他的坚守下,这个偏僻山村的孩子多年来没有一人辍学。

  这则消息,使人心酸、使人感动、使人深思。心酸的是李兹喜微薄的待遇。一天一斤苞米,按现在市场价折钱也就是一元左右,一元钱能买点什么?这点报酬说他是当前人均收入最低的人,是中国收入最少的教师,我想并不过分。

  近年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教育事业,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教育的发展,大力推进教育公平,但是,从“李兹喜现象”中我们可以深刻感受到实现教育公平任重道远。教育公平不仅体现在学校布局向这些地方倾斜,师资力量在这些地方加强,还应体现在教师的待遇在这些地方得到保障,如果说李兹喜仅因为是代课教师就应该享受一斤苞米报酬的话,那么这种身份歧视就是对李兹喜精神的一种亵渎。如果说,没有李兹喜的坚守,又有谁来教育这些孩子,这些地方老百姓的子女怎能享受到教育公平的阳光。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关于 教师 我来说两句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