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社会>浮生记>正文

城管劝导执法遭小贩狂砍7刀 面部伤口长达10厘米

A-A+2013年3月19日08:00信息时报评论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万宇 (除署名外)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郭柯堂

  3月17日下午两点左右,广州市城管执法局天河分局的两名执法队员在对天河区东圃大马路的一名卖菠萝的小贩进行劝导时,小贩突然拿起手中刀具,向城管队员苏家权狂砍七刀,其中有两处伤口长达10厘米。经过抢救,城管执法队员已经脱离危险。副市长谢晓丹要求公安部门全力将伤人者抓捕归案。

    相关阅读>>>

    武汉城管全国首创 对不交罚款者举牌到单位讨要

  小贩狂砍城管7刀

  17日下午,两名城管执法人员在东圃大马路例行巡查时,看到有流动商贩在路边占道经营,于是城管执法队员苏家权和钟泳德前去进行劝导。不想小贩突然拿起手中的水果刀,向苏家权狂砍七刀。

  当晚,市城管执法局召开紧急会议,介绍了事情的始末。天河区车陂街道城管执法中队副队长张德华介绍,当天下午2点8分左右,天河区车陂街道城管执法中队队员苏家权和钟泳德两人在东圃大马路与中山大道交界处,对占道经营的流动摊贩进行劝导执法,当时该地区的流动摊贩看到城管执法人员前来,纷纷离开现场,一卖菠萝的40多岁中年男子却不愿离开。

  下午2时11分,该卖菠萝的小贩突然拿出一把削菠萝的水果刀,砍向离他较近的苏家权,整个过程将近4分钟。小贩砍伤苏家权后便匆匆逃离现场,苏家权受伤后被迅速送往附近的天河区人民医院抢救。“我们城管队员平时工作经常磕磕碰碰,受伤骨折、皮外伤是常见的事,但从未遇到这样(严重)的情况。砍人小贩的情绪突然发生变化,袭击太突然,完全预想不到。”张德华说,“我们的队员始终文明、公正执法,劝导小贩离开,并用车上的扩音器进行宣传。”

  据介绍,卖菠萝的小贩为何突然挥刀砍伤城管的原因尚不清楚。

  面部伤口10厘米

  据送苏家权去医院的城管队员介绍,当时他已经成了个“血人”,全身上下都是血,送往医院车辆的驾驶室里全都是血。据医院主治医生反映,由于苏家权失血近1200毫升,已出现失血性休克,其头部、面部多处皮肤组织裂伤,左前臂、右中指皮肤组织裂伤,左尺骨皮质裂伤,医院一度准备向其家属下发病危通知。经两个半小时的手术,苏家权已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

  17日晚记者在天河区人民医院见到了苏家权,当时他还处在麻醉期没有醒过来,头上用纱布包裹着,受伤的手指也包裹着。

  据苏家权的主治医生汪复生介绍,苏家权的左嘴角至左耳垂处被砍了一道10厘米的伤口,咬肌被砍断、腮腺外露;左侧头部颞肌被砍出10厘米的伤口,所幸未伤及颅骨;脸上、耳后另有3处小伤口;左前臂挡刀时被砍出一道长4厘米、深至尺骨的伤口;右手中指受伤。

  汪复生介绍,苏家权身上共有7处刀伤,其中头部和面部有5处伤口,以后肯定是会留下伤疤致其毁容的。“他主要伤在头面部,因毛细血管丰富,失血较多。现在伤口已缝合,咬肌受损,腮腺外露,以后有可能影响说话和咀嚼。”汪复生说。

  城管委主任危伟汉: 最痛非刀伤而是不理解

  苏家权的哥哥苏家驱回忆,他在医院见到他弟弟时,身边的血就像用盆泼到地上一样,“看着我都怕”,他一边说一边抹去眼里的泪。据他介绍,苏家权是天河车陂本地人,今年26岁,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苏家权的姐姐反复哭诉:“是小贩打城管啊!我很担心他以后生活怎么办。”

  市城管委主任、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前晚也到医院看望了苏家权及其家人,他向记者透露,天河区城管执法队员被小贩砍伤一事引起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重视,他督促公安部门尽快破案,全力追捕凶手。

  危伟汉还介绍,“一个有20万人口、面积5平方公里的车陂街道,仅有9名正式编制的城管执法队员,他们周末也没有休息。街道设立了流动商贩疏导区,小贩们却不愿去。”

  危伟汉说,比刀伤更心痛的是得不到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城管执法需要全社会支持的执法空间”。

  天河警方全力缉捕在逃嫌疑人

  信息时报讯 (记者 童丹 通讯员 天讯 龚宣) 广州天河警方昨天向媒体通报:3月17日14时许,车陂城管中队两名城管协管员在东圃商业大厦前的人行道劝导流动小贩离开时,一名卖菠萝的小贩拒不配合。期间,小贩用水果刀砍伤其中一名城管协管员的左侧面额和手臂,随后逃离现场。天河警方接报警后,立即派出民警到场处置。受伤的城管协管员随后被送往医院治疗。

  目前,天河警方已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全力缉捕在逃嫌疑人。警方严正敦促嫌疑人尽快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呼吁知情群众积极提供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查此案。

  链接

  近年城管执法多次受袭

  近年城管执法队员遭遇暴力抗法,导致城管执法队员严重受伤的案例不在少数。

  ●17日晚,市城管委主任、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与记者见面时介绍,就在天河区车陂街城管执法队员苏家权受到袭击的当天,白云区也发生了一起流动摊贩暴力抗法事件,受伤的城管执法队员去医院缝了三针。

  ●2011年9月16日,白云区同和街城管执法队接投诉,同和街榕树头顺兴隆饭店占道经营。城管执法队员在巡查中遭暴力抗法,一名辅助执法队员头部被砸破,另三名队员被砸伤。

  ●2009年11月19日,天河石牌街6名城管队员在巡查时,被6名流动商贩堵在车内砍伤,其中2人因流血过多休克,其他3人均有不同程度受伤。

  ●2008年2月11日,动物园北门对面永福路口贩卖炒板栗的档主阿春与妻子二人,因不满城管执法人员没收其经营物品,用铁铲等锐器击打对方,双方引发肢体冲突达30余分钟,致3名城管执法人员头、手部受轻伤。

  ●2007年9月25日16时,小贩彭东升在荔湾区康王南路华林玉器广场附近违章贩卖水果,被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支队荔湾大队城管队员黄志远予以制止,彭东升持刀行凶致黄志远左背部创伤、左肺破裂,损伤程度属重伤。

  他山之石

  香港:无牌小贩或遭拘捕

  街头贩卖现象在香港已有悠久历史,香港管理小贩的工作主要由食物环境卫生署来开展,通过日常巡查,食环署会每季度在各区进行调查统计,把无牌小贩经常聚集的地点列为黑点。根据这些情况,小贩管理主任在有需要时安排特别行动以对付非法贩卖。对普通的无牌小贩,他们通常采取以驱赶为主,以尽量保持街道上没有无牌小贩;对贩卖熟食或受管制食物的,会严厉执法取缔,检控及拘捕无牌小贩。小贩罪行被法庭定罪后,将会被罚款,商品及工具亦会被充公。

  食环署在执行小贩管理行动时,也经常会遇到小贩对抗和市民不理解不支持等情况。

  在遇到暴力抗法等激烈冲突场面时,小贩事务队可用无线通讯设备即时通知警察到场支援处理,亦有权将小贩直接拘捕到警署落案,而后通过司法程序处理。

  新加坡:配持枪保安取缔非法小贩

  新加坡一向以严格执法闻名全球,对小摊小贩的管理也不例外。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下设小贩署,小贩署的稽查队每四人一组,配备一名持枪保安负责对非法小贩的取缔工作。他们常常佯装路人甲乙丙丁,一旦有小摊小贩对他们进行推销,他们在向小摊贩了解情况之后,就会拿出手机叫来了一辆卡车,将小摊贩的兜售品一并罚没。但这个过程里,稽查员与小摊贩的交谈都是轻声细语的,离他们三五步远的人群根本听不到他们交谈的内容。小摊贩也很配合稽查员的工作,并不会争吵与冲突。如果是初犯,除了罚没物品外,小摊贩不会受到额外的罚款。

  武汉:城管卖萌 小贩hold 不住

  去年五月,武汉城管推出“举牌执法”,萌翻摊主。城管执法队员举着写有淘宝体、咆哮体的提示牌,比如“亲!吃路边摊不卫生哦!”“明明是化工桶烤的红薯!有木有!”等,城管队员排着队,举着牌子对着摊主和食客方向来回走动,实现让小贩和食客离开了目标。

  后来,武汉城管又创造出“眼神执法”,在城管执法人员劝说店主占道经营无效后,组织50名执法队员围站成一圈,双手背在身后,沉默地注视着食客和坐在一旁的老板。最终两桌食客先“顶”不住结账离去,老板收拾起桌椅搬进了店内。还有“静默队列式”执法,列队围在店面门口,经营户自觉收起占道摊位。

  专家观点

  联合执法或可破解城管困境

  政协委员韩志鹏对记者表示,城市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矛盾是有的。最近一段时间,第十甫路完全“沦陷”,小商贩做生意都做到路中间了,连公交车都走不了,更不用说救护车、消防车了,所以要“支持城管依法行政”,“该执法时就执法”。

  他表示,广州在创文创卫期间,小商贩都没了,说明城市管理还是有很大的执法空间。对于城管执法的困境,韩志鹏建议可采取联合执法,“城管毕竟是城管,不是警察,权限只有那么大,如果属地派出所等部门配合,可能取得更好的执法效果。”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数码|同城|站点导航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