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三门峡出租运营禁止跨区惹民愤 管理只收费罚款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2012年8月8日【评论0条】字号:T|T

  □本报记者 刘新平

  近日,三门峡市读者向记者反映,三门峡市的黑出租很多,希望记者去实地调查。

  然而,记者的调查,却远非黑出租的事……

  出租车区域划分惹人怨

  8月7日,记者到三门峡市采访。在三门峡南站打出租车到市区,司机告知不打表,到市区15元。记者提出让车在某宾馆门口稍等片刻,等记者登记完住宿再把记者送到某单位时,该司机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车不能在市区拉人。送到市区只能空车返回三门峡南站,否则被三门峡市交通局客运管理处视为异地营运,会被扣车、罚款。

  三门峡南站到市区,只有短短的几公里路程,怎么会被视为异地营运呢?难道三门峡南站不是三门峡市区?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随后在三门峡南站及三门峡市区、陕县城区对不同公司的出租车司机进行了随机采访。

  在三门峡南站广场,高达出租汽车公司的司机们闻听记者是来调查三门峡出租车不能跨区营运的,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说起自己在营运过程中的艰难和委屈。

  在三门峡开出租车有些年头的齐师傅告诉记者,他在一天傍晚送一位客人到三门峡市区崤山路上的金镰宾馆。客人下车后,因为还没吃晚饭,齐师傅开车沿崤山路往东,打算到大岭路坡下的饮食广场吃饭。刚走不到200米,后面高速窜来一辆面包车,超过后立即将齐师傅往路边挤。齐师傅急忙把车停下。面包车里下来几个人,如狼似虎般将齐师傅拽下来,说他们是三门峡市交通局客运管理处的,因齐师傅涉嫌非法跨区营运,让跟他们到客运管理处接受处罚。齐师傅申辩说,自己刚送客人过来,现在是空车,没在市区拉客。客运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空车应该往西走,而他空车往东走,就是涉嫌违法跨区营运。齐师傅说,他往东走只是想到大岭路吃饭。该工作人员说,吃饭!往西难道没有饭店?不由分说将齐师傅的车开走扣留。第二天,齐师傅托人说情,交了500元罚款才把车领回来。

  另一位出租车司机刘师傅说,他送一外地客人到三门峡市区,进入市区,就发现有客运管理处工作人员开着车用摄像机跟踪拍摄。客人提出找个银行ATM机取点钱。他只能让客人结账下车,取完钱后再打三门峡市区的出租车。客人非常不乐意,说这是宰客行为,要投诉。因为重新打车要再付一次起步费。刘师傅把三门峡出租车不能跨区营运的现状给客人做了解释,并指着后面正在拍摄的车辆说,如果你下车取完钱后再上车会被罚款扣车。那位客人气愤地说,他走南闯北,大小城市到过上百个,从没听说过火车站的出租车不能进市区。要是这几公里远的地方都不能跑,那北京、上海、郑州的出租车该怎么办?没听说过郑州二七区的出租车不能到金水区拉客;也没听说过洛阳老城区的车不能跑涧西区。三门峡天天宣传对外开放招商引资,同一城市的出租车还人为设置这么多障碍,还怎么对外开放?

  在三门峡市区,记者搭上一辆兴通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提出到三门峡南站买车票,让司机等一下,买完票后仍搭他的车回来。这位姓王的师傅说,他是市区的车,只能从市区送客人到三门峡南站,不能从三门峡南站往市区拉客人。如果高达出租车公司的司机看到他们的车从三门峡南站拉客,会有几辆车前后堵着不让走。

  同样的事儿,陕县城区的出租车司机也有同感。家住陕县温塘的曲师傅已跑出租车多年。他告诉记者,从三门峡西站往东到陕县温塘仅三四公里,从三门峡南站到三门峡市区也是三四公里。就这么短短十几公里的距离上,四家出租车公司分成三块地盘,各守一处,不允许其他公司“染指”。他从三门峡西站往三门峡南站送完客人后,返回时想拉个客人赚点油钱,只能把车停到站外僻静处,他下车到出站口小声招揽客人。人家15元,我5元就拉,反正空跑也是跑。现在油价这么贵,家里孩子上学负担大,不想点办法,交完“份子钱”,剩下的都无法维持生活了。

  在三门峡南站,记者见一位刚从市区出租车上下来的李先生和司机在起纷争。从他们争辩的话语中得知,这辆出租车没有打表。而司机好像也很委屈,向李先生解释,因为返程不能拉客,所以三门峡市的出租车到南站都不打表,收费也都是15元。李先生说,在全国任何地方,出租车不打表都是违规行为,在三门峡却成了合理的事。

  黑出租的“温床”

  随着记者采访的不断深入,记者感到三门峡市的黑出租市场有愈演愈烈之势。因为,正规出租车受区域限制,给旅客带来不便,而黑出租不受这些限制,旅客更青睐黑出租,这就为黑出租的存在提供了机会。

  记者佯装要包车旅游,在三门峡火车站与一辆崭新轿车的司机谈起了“生意”。这位司机说,自己的车才买不到一个月,干净舒适,比正规出租车档次高,且价位低。记者问他怎么想到买辆新车跑“黑出租”,也不怕运管处处罚?这位师傅说,自己运管处有人,不会被罚。且自己虽然是新买的轿车,但已经是跑了很多年黑出租的“老手”。原来开的是面包车。两年下来,已经赚出个轿车了。他之所以卖了面包车换轿车,一是跑车的确赚钱,二是现在客人要求高,面包车的生意明显不如轿车好。

  在三门峡天鹅湖宾馆,记者偶遇几位西安来三门峡出差的客人。闲聊中,记者得知他们乘高铁在三门峡南站下车,乘坐出租车到三门峡市区办事。本来想包这辆车在三门峡市区用两天,但这位司机却不敢答应,说怕被罚款。无奈中,这几位西安客人就在宾馆门外包了辆黑出租。虽然这几位西安客人捡了个“便宜”,但他们却告诉记者,这种事在西安是无法想象的。

  管理者“神龙不见首尾”

  在三门峡采访期间,记者在和出租车司机的聊天中,曾不止一次地问这些司机,三门峡市交通局运管处对他们进行过哪些管理,他们告诉记者,除了交费和罚款,好像没见他们进行过什么管理。

  在了解了三门峡市出租车、黑出租的大致情况后,记者通过三门峡市委宣传部有关同志,联系三门峡市运管处负责人,想知道三门峡市对出租车管理的情况。三门峡市运管处负责人随后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其目前在外地调研,不在三门峡。记者表示不一定非要见他本人,运管处其他同志能给记者介绍情况也一样。但这位负责人说,其他人不了解情况。于是,记者只能暂时听不到管理部门的声音。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