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桐柏民间护林员夫妇坠崖重伤 曾因协助央视暗访被开除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2012年9月5日 07:23【评论0条】字号:T|T

山上被盗采的流苏树 山上被盗采的流苏树
石万生夫妇 石万生夫妇

  □记者 李岩 实习生 薛贝贝  图片由“淮河卫士”霍岱珊提供

  阅读提示

  昨日上午,得知桐柏县林业防护协会副会长兼义务护林员石万生昏迷多天后终于苏醒的消息,省内不少民间环保组织成员都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此前的8月9日上午,在桐柏县淮源镇大栗树村袁家庄林区追赶盗采流苏树种不法人员过程中,今年42岁的石万生与妻子连同所骑的摩托车一起坠下山崖,当场昏迷,伤势严重。

  得知石万生夫妇为公益负伤,30多名民间环保人士、20多家民间环保组织联名发出公开信,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这名默默无闻的“护林英雄”。来自民间组织、桐柏县林业局、桐柏县森林公安局等方面的10多万元救助款,缓解了石万生夫妇的当务之急。

  面对桐柏山区依然猖狂的流苏盗采等毁林活动,不少环保人士忧心,“老石倒下了,谁还能像他那样坚守下去?”

  【为他呐喊】

  众多环保人士、组织呼吁社会关注“护林英雄”

  昨日上午,在民间环保组织“自然大学草木学院”的博客上,记者见到了有众多环保人士、组织署名支持的公开信。

  这封落款为“关注淮河源头生态保护的人们”的公开信说,今年8月9日,桐柏林业防护协会义务护林员石万生、骆志梅夫妇骑摩托车在桐柏山区追赶盗采流苏树种的不法人员途中,双双坠崖受伤昏迷,目前在南阳市中心医院抢救。

  公开信说,自2009年以来,石万生夫妇一直尽心于护林公益事业,绝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护林巡山,除数额极少的餐补和交通补助外,没有任何报酬,生活清贫。经历这次事故,石万生夫妇俩以后的劳动能力将受到较大影响,加之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小孩,生活无疑雪上加霜。

  “遭遇这次不幸,只是因为他们对桐柏山林、树木不计回报的执着守卫,谁来给这对英雄夫妇一个说法?谁能够继续撑起桐柏山区山林守护的一片天空?”公开信上说。

  截至昨日下午,这封公开信已有“淮河卫士”霍岱珊,河南省林业科学院古树研究学者董云岚,北京《中外对话》副总编辑、中国首席代表刘鉴强等30多位省内外民间环保人士以及达尔文自然求知社、河南绿中原环境友好中心、自然之友河南小组等20多家民间环保组织署名。

  【好人好报】

  追击盗采人员坠崖,石万生夫妇获各方救助

  昨日下午,桐柏县林业防护协会会长李鹏向记者讲述了石万生夫妇的受伤经过。

  8月9日上午,石万生骑摩托车带着妻子骆志梅,去桐柏县淮源镇大栗树村袁家庄林区巡山,先后发现了五六处锯树采种现场。上午10时许,石万生将这些情况向李鹏报告。李鹏就此向桐柏县林政稽查大队、桐柏县森林公安局、淮源镇派出所报案。

  据李鹏讲,他和淮源镇派出所民警分头赶往事发现场途中得知,中午12时30分左右,桐柏县林政稽查大队执法人员在双叉口水库附近未寻找到石万生和盗采人员,就已经返回。而石万生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下午3时许,在附近一些村民帮助下,李鹏在林区一处陡峭的山坡下发现了石万生、骆志梅夫妇。当时,两人已经昏迷,摩托车也摔得变形。后经医生初步诊断,石万生颅内出血,双腿、脚损伤并淤血肿大,昏迷不醒;骆志梅脊骨第三节爆裂性骨折,第五节骨折,盆骨骨折,脑神经受损,深度昏迷。在南阳市中心医院抢救多天,石万生夫妇才逐渐苏醒。

  石万生苏醒后,李鹏向他了解了其坠崖原因:原来在堵截采种人员过程中,石万生左等右等不见来人,而对方纷纷潜入大山深处逃散,情急之下他骑上摩托车追赶,结果坠入一处落差约五六米的山崖。

  李鹏说,石万生家境本就不富裕,况且连年投身义务护林工作,入不敷出,生活十分清贫。即便是所在的桐柏县林业防护协会,因成员均为民间环保爱好者,无固定经费支持,也无力承担这笔医药费用。李鹏多方奔走告借,加上一些环保人士的捐款,石万生夫妇共被筹得救助款10万多元。

  【同行惋惜】

  “老石倒下了,还有谁能像他这样坚守下去?”

  昨日下午,南阳市中心医院骨科主治医生张超远受访时说,石万生、骆志梅夫妇目前已转入普通病房,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其中,石万生颅内病灶依然较重,很可能出现癫痫后遗症。骆志梅下半身不完全截瘫,大小便失禁,左眼暂时失明。

  根据张超远的估计,如果石万生夫妇继续留在医院住院,后期康复治疗费用可能还需要10多万元,耗时可能数年时间。

  虽然前期各方已经为石万生夫妇筹得10多万元,但住院20多天来,这笔费用也已经消耗殆尽,后期的康复治疗费用依然没有着落。

  李鹏说,按照他们协会的内部分工,石万生多年来一直负责桐柏县淮源镇、城郊乡两个乡镇的5万多亩林区义务防护巡查工作,平时工作积极热心,认真负责,忍受着外人的非议、谩骂甚至威胁,经常不顾劳累、危险,坚持巡山护林。

  石万生利用自己多年走访掌握的线索,先后于2009年、2010年多次带领中央电视台记者深入桐柏山暗访,指认桐柏山区触目惊心的毁林现场,揭露利益重重的古树移栽内幕,为央视两次深度报道作出了巨大贡献,也让万千公众知晓了淮河源头——桐柏山的环境保护工作形势之严峻。

  “老石住院后,桐柏山的盗采活动更猖狂了。”李鹏说,8月28日下午,在桐柏县月河镇徐寨村孙家岗林区,2名该县大河镇的砍树采种人马先信、杜小顺连同锯倒的流苏树一起坠入数十米悬崖,致马先信死亡、杜小顺深度昏迷。而就在8月30日马先信出殡之日,两名来自山东临沂的老板还在当地非法收购流苏树种,购得一吨多,租用当地一马姓村民商务车,“浩浩荡荡起运回家”。

  “老石是真正的护林英雄,但他现在倒下了,巍巍桐柏山,还有谁能像老石那样坚守下去?”李鹏说。

  流苏盗采缘何泛滥?

  每公斤收购价400元,每吨近40万元

  原本在桐柏山普普通通的流苏树,缘何被疯狂盗挖盗采?多年关注这里环境保护的李鹏给出了答案。

  李鹏说,流苏树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与桂花树一样,均属木樨科小乔木,可以互相嫁接。近年来,随着桂花树的市场走俏,桂花树供不应求,很多花木商将桐柏山分布较广的流苏树作为砧木,嫁接桂花树,从而快速培育出桂花树大株成品,谋取高额利润。

  “一株胸径30厘米的流苏树砧木,市场售价不过三五万元,但一旦培育成差不多粗细的桂花树,售价超过10万元,特别是名贵的花金桂等名贵树种,中间利润更是惊人。”李鹏说。

  据李鹏讲,不法分子盗采到的流苏树种,往往培育成指头粗细的幼苗后,就被截断、剥皮后捆在流苏砧木上,辅助流苏砧木成活,“因为不法分子盗挖的流苏树,往往根系只取走不到50厘米,成活率很低”。

  目前,一棵胸径50厘米的流苏树,被炒卖到10多万元一株,而流苏种子,每公斤售价更高达400元,每吨接近40万元。在高额利益刺激下,桐柏山上的流苏树被成片盗挖盗采。连续几年的盗挖盗采,已使得当地较大的流苏树种群相当少见,仅有少量幼小的流苏树生长。

  这种掠夺性、灭绝性的采种方式,被痛心疾首的环保人士斥为“杀鸡取卵”,“杀死大象烤肉串”。

  流苏名片

  流苏树,别名隧花木,萝卜丝花,牛筋子,乌金子、茶叶树、四月雪等,为落叶小乔木或灌木,木樨科植物。

  流苏是我国特有的珍贵树种,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初夏满树白花,如覆霜盖雪,清丽宜人,适宜植于建筑物四周,或公园中池畔和行道旁。也可盆栽,制作桩景。嫁接桂花所用砧木主要是流苏、白蜡、女贞等,多年试验表明,用流苏作砧木嫁接桂花,亲和力好,冠形紧凑,抗旱抗寒,适应性强,寿命长达几百年以上,用白蜡、女贞嫁接桂花寿命短、开花晚、花少且颜色不浓,根系不发达,不宜盆栽。

  人物档案

  他曾协助央视记者暗访毁林,被开除护林员职务

  石万生,出生于1970年,家住桐柏县城郊乡太平桥村西庄组,2005年曾被城郊乡政府任命为太平桥村600多公顷公益林护林员。2009年3月,石万生带着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栏目记者前往桐柏山深处,指认不法分子的毁林现场。节目播出后,他就被城郊乡政府开除了护林员职务。

  石万生坚持为桐柏县城、312国道以北,淮源镇、城郊乡七个行政村约5万亩林区作义务巡山护林,至今已经向桐柏县人民政府等部门反馈毁林信息100多条,揭发盗伐坑道木团伙3个、盗挖名木古树团伙3个、南阳市高压电网施工队非法采伐村民树木案2起,协助侦破林业案件多起。

  今日热点新闻推荐

  郑州街头准新郎猛追抢包贼被连刺三刀(图)正准备拍婚纱照(图)

  郑州至武汉高铁十一载客 每个座椅造价23万 卫生间五星级

  郑州三辆豪车连环撞 总价值超200万元(图)

  伊川官二代撞死人逃逸其父被免职

  女子在地铁内遭秃头男贴身自慰 裙子被精液弄湿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新闻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