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开封农民踩轮滑3年游国内286座城市 曾赴伦敦看奥运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2012年10月27日 08:41【评论0条】字号:T|T

“苦行僧”在滑行途中 图为曹洪伟提供“苦行僧”在滑行途中 图为曹洪伟提供
 “轮滑疯子”重又回归自己的农民身份 “轮滑疯子”重又回归自己的农民身份

  核心提示

  已过而立之年的开封农民曹洪伟,正成为闻名远近的英雄。2009年春以来,凭借一本地图、一双轮滑鞋和苦行僧般的旅行方式,他的足迹已掠过29个省市区的286座城市,行程超过5万公里,其间还偷空“滑”到伦敦看奥运。更令人惊叹的是,三年传奇般的长途旅行,曹洪伟仅仅花了2万元。

  曹洪伟被称为“轮滑疯子”,对他来说,即使身上没有一分钱也可以继续前行,只要外界的鼓励不停息。如今,他离滑遍中国的目标,只剩下最后冲刺。

  □记者 游晓鹏 文图

  “轮滑疯子”

  10月17日,距离从中国北部边陲漠河县北极镇归来整整一个月,曹洪伟身上已经没有剩下一丝行者气质。身材不高、皮肤黝黑的他,正跟着二哥和几位村民在开封西郊一个村庄的工地上忙碌。工友们站在架子上砌墙,他的任务是往上供应泥料和砖头。旅游鞋裂开了口子,头发荡满灰尘,破旧的牛仔裤忘了拉上拉链,盘算起再有两天就能结算每天110元的工资,脸上立刻泛起笑容——曹洪伟完全回归了自己的农民身份。

  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两个月前,戴着墨镜、背着相机的他还是伦敦奥运会场馆里的时尚看客;再往前一个月,他脚踩轮滑,载着民间轮滑圈的厚望,站到了传说中的中国最北端。事实上,自从2009年春开始实施滑遍中国的计划以来,他早已蜚声轮滑圈,在不少人眼中,与骑摩托环游世界的陈良全、徒步行走边疆的肖秋成齐名。只是,每当旅程告一段落,无论曹洪伟是否愿意,他都得尽快回到原本角色,打工挣钱,为下一次出发攒足路费。

  曹洪伟是开封市经济开发区王斗门村人,34岁,谈过恋爱,至今单身。家离工地不远,门口的自创对联甚显豪情:“精心铸造滑轮奇迹,爱心传递时尚体育”,横批“飞轮蝶舞”。屋内陈设简单,三根滑行时“刹车”用的木棍靠在墙边,正是三次长途出行的见证。为他带来无数梦想和荣耀的轮滑鞋,已经一个月没有摸。“烦了。”曹洪伟说。是的,艰苦的长途跋涉之后,旅人难免会疏离曾经亲密无间的交通工具,不过,他的命运,早已跟这两只鞋子、八个轮子拴在了一起。

  2009年10月至2010年1月,曹洪伟背上行囊,从开封向西一直滑到甘肃天水,之后向南,翻越秦岭,经汉中、安康到达湖北,之后经武汉、南昌、黄山、合肥回到河南,行程约4000公里。

  2010年3月,休整刚俩月,曹洪伟怀着更大的计划出发。他从开封向南,行至南阳又折回焦作,经山西进京,随后滑向内蒙古、宁夏,向西最远到达青海湖,再折向南进入四川和云贵高原,在广西过了2011年春节,随后进入广东、海南,再经闽、浙、苏、鲁,于2011年10月回到河南。这一次,他滑过了22个省市区100多座城市,行程近4万公里。

  今年3月3日至9月16日,曹洪伟第三次出行,向北一直滑到黑龙江漠河。其间,他受邀参加“寻找2012梦想先锋”海选活动,从1万多民间体育达人中脱颖而出,受资助前往伦敦观看奥运会。曹洪伟没有忘记带上轮滑鞋,与一位台胞绕海德公园滑行一周,展示中国民间体育精神。

  三趟大规模滑行下来,曹洪伟积攒下了两本厚厚的旅行日志,盖满了各地体育局、旅游局的公章,写满了各地路人的惊讶与祝福,也正式被网友封为“轮滑疯子”。

  “轮子上的徐霞客”

  在2009年之前,曹洪伟还从未离开过开封,初一便辍学,在生活中只能算个Loser。他学过做烩面,两度在开封市区开饭馆都赔得一塌糊涂。为了谋生,他进过窑场,端过盘子,最长的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塑料厂,工资用了5年从300元涨到900元的时候,因为看不到前途,他辞职后开始辗转建筑工地。

  但在另一个领域,曹洪伟如鱼得水。1998年,曹洪伟第一次体验到了5元一小时的室内旱冰,此后每星期总抽空去玩。2006年,他在金明广场第一次接触到了直排轮滑,随后花100多元买了第一双轮滑鞋,并加入了开封市轮滑协会。“轮滑很好学,只要体力好,两个月就能达到‘飞’的感觉。”曹洪伟所谓“飞”是圈里的术语,时速超过30公里就叫“飞”,而他练到这一步,只用了一个月。

  金明广场中央是个两三百米长的环形道,很快成了轮滑乐园,广场上人挨人,一些人开始“刷”(滑友术语)郑开大道。曹洪伟家离金明广场8公里,顺着郑开大道滑过去最快只要22分钟。渐渐地,“刷郑开”也不过瘾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有人徒步或者骑单车游全国,我为什么不可以用滑轮滑遍全国?

  这是一件还没有人做过的事,曹洪伟想创下一个纪录,“做轮子上的徐霞客”。不过,他把这个想法跟轮滑圈的朋友讲起,有人支持,更多人则反对:“你以为出去都跟郑开大道一样平坦?”

  曹洪伟心有不甘,当时,有18位开封人骑车去过云南,曹洪伟找到他们学习经验。随后又专程拜访行走边疆的开封老乡肖秋成,但肖老师“越讲越恐怖”,一个劲劝他不要滑。曹洪伟知道这是过来人的忠告,但他坚信“不出来,永远都不敢;一出来,慢慢就有了经验,什么都敢了”。

  2009年3月,曹洪伟揣着市体育局开具的一封介绍信,瞒着家人,带着一张只有2000元的银行卡和两三百元现金,蹬上滑轮出发了。巧的是,两年后,曹洪伟在内蒙古再次见到了行走中的肖秋成,肖老师改了口:“大胆地往前滑吧,没事!”

  “苦行僧”

  三次旅行下来,曹洪伟仅仅花费了2.2万元,背后是苦行僧般的旅行方式。

  第一次出行,前三天晚上曹洪伟都睡在野外,为了“训练自己的生存能力”,更为了省钱。事实上,2009年至今,他几乎没有自费住过超过10元的旅店,睡桥洞、厕所或体育馆是常事,也钻过玉米秆堆,或者干脆在路边坐一夜。他每天天一亮就出发,中午一般不休息,下午一直滑到天黑,遇到仰角超过20度或坑洼难行的路就换鞋徒步。他还记得在广西,有一次天下着小雨,因为没找到投宿点,他步行走了一夜,其间看见几棵大树下有稻草,就抱着稻草眯了会儿,被冻醒后接着走。他的一日三餐很简单,路边小饭店最便宜的一碗面就可以打发。

  曹洪伟主要沿国道前行,最快一天滑过130公里。在平原还好些,在山区,最大的困难不是上坡,而是动辄长达数十公里的下坡路。翻越秦岭主山脉时,曹洪伟摔了最惨的一跤,从一段陡坡路上直接跌进一个大泥坑,浑身上下都是泥水,手掌被磨得血淋淋的。即便如此,他也只休息了五分钟,另找了一个干净的水坑洗洗,接着上路。在意识到“刹不住车”是最大威胁后,曹洪伟自创“棍刹”,找来一根两米长的木棍别在小腿前靠擦地减速,一根不够就用两根,棍子磨得很快,隔几个星期就要换。

  路途中的困难,就这样被这个不讲条件的人一一克服。有人觉得,曹洪伟已经不是在旅行,而是在苦行,但他常常苦中作乐,每个著名风景点,他都会去,只是因为没有预算门票,远远看一下就满足;而遇到热情的滑友接待,喝酒聊天是最快活的事,他不时在QQ空间里晒聚会照。

  从第一次出行开始,曹洪伟就委托“野马王”、“圈圈”等轮滑圈里的好友,将行程和日记通过短信周转,发到国内知名的几个轮滑论坛上。渐渐地,他的人气越来越旺,越来越多的城市有滑友赶来迎接,媒体也开始“堵”他。

  名气大了,也有质疑的声音。有人认为他“没有任何滑行技术,瞎跑”,还有网友质疑他在途中坐过车,热衷于报道与迎送。对前者,曹洪伟认为是看问题角度不同,后者则是人身攻击,“我没有坐过车,我在路上的样子很脏很吓人,几乎没人邀请我坐车”。

  好在,“差评”只是极少数,滑友们一如既往地把曹洪伟拥为“中国阿甘”,在他规划的下一站城市争睹风采,以帮他更换过一个轮子,一起滑行、吃过地摊为荣。因为常露宿街头,他的相机和鞋都曾丢过,全靠热心人资助补充装备得以继续。

  眼下,曹洪伟正计划着明年为期6个月的最后一段路程,从甘肃张掖出发向西至新疆霍尔果斯、喀什,再经青海进藏,预计在成都结束全部旅程。那时,他打算做一个展览,把拍过的照片、受赠的旗子、用过的木棍和鞋子都摆出来。

  这最后一段路,其实才是最艰苦的一段,路况更为复杂,人烟更加稀少,危险更加无法预知。但曹洪伟更操心的却是别的。

  “到了西藏,我还想去趟珠峰大本营,谁能指点指点我?”

  “那儿能滑上去吗?”

  “滑不上去就走上去,英雄豪杰都到过那儿,我也得去啊。”曹洪伟说。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