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河南|新闻|视频|城市|旅游|汽车|财经

|邮箱|注册

新浪河南

新浪河南> 新闻>综合>正文

1942年河南大饥荒难民逃荒线路图(2)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2012年11月29日 11:23【评论0条】字号:T|T

以1942年大饥荒为主题创作了漫画:《逃荒路上》。以1942年大饥荒为主题创作了漫画:《逃荒路上》。
1942年难民扒火车的场景 (刘海永供图)1942年难民扒火车的场景 (刘海永供图)

  电影里,花枝的儿子在灾后找到了他娘,星星也跟家里联系上了,还给家里捎了钱,但就是不愿再回老家。  山河不移,流民似水。一千多万河南难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无尽的死亡线上挣扎。    

  大饥荒击碎了河南人本就不堪一击的贫弱生活,把他们像蒲公英一样吹落在中国西北的各个旮旯。

  

  西安中转站,蒲公英般四处散

  趴在火车顶棚的李德明手脚早已麻木,而怀中的孩子刚开始还有哭声,后来又饿又冻,也就不咋哭了,“最后一次哭是在灵宝听到日本人的大炮声,炮弹就在火车附近炸响,震耳朵,怀里的孩子可能也被吓着了,哭了一声,像猫叫一样,她一直在我怀里睡,我再一摸她的额头,可热”。

  火车到西安一停,李德明就赶紧找到一个以前来的亲戚,让他帮忙找医生给孩子看病,但那时西安城不让逃荒的人进,“我们只得到北关难民集中的地方挖个地窖先住着,医生也找不到,眼睁睁看着孩子在怀中死了”。     

  李德明之所以选择在西安下火车,一是有亲戚在这儿,能帮些忙,先把怀里孩子的命保住再说;二是丈夫先去宝鸡时也是在西安下的火车,那时西安还给难民发粮食,也有专门给难民施粥的。    

  李德明的愿望一个个落空了,当时的西安已经变得与洛阳差不了多少,到处是逃荒的难民,到处是卖人的人肉市场,李德明只得扔掉孩子的尸体,与另外几个老乡一起,再次扒上开往宝鸡的火车。

  翟美莲与李德明一样,也是到西安下的火车,可她一下火车就被表哥拉到了人肉市场,卖给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男人,“我当时哭着不愿跟那男的走,表哥哄我说,‘人家给了好几斤高粱面,要带回去救你全家的命啊’”。    

  好多年后,翟美莲重回长葛,找到原来的老家,母亲不仅没有责备卖她的表哥,反倒称她命好,“村里好多没逃出去的人都饿死了,你爹和我带着你几个妹妹也都逃荒去了宝鸡,受了大罪了,现在光景好了,我们老两口又回河南了,你那两个妹妹都嫁到宝鸡了”。

  翟美莲的父母本想把被人拐卖出去的女儿留在家里重找婆家,但女儿死活不愿意,称那个大她20岁的男人待她很好,所以就又让她回了西安。     

  如今已无法统计有多少像翟美莲那样扒火车逃荒到西安并在此扎根落户的河南难民,更无法统计有多少像李德明那样把西安作为中转站转道逃往宝鸡或甘肃的。当时南阳的一家民营报纸《前锋报》特派记者李蕤在1943年“灾区系列通讯”《豫灾剪影》中这样描述:陇海铁路,在灾民的心目中,好像是释迦牟尼的救生船。他们梦想着只要一登上火车,便会被这条神龙驮出灾荒的大口,到达安乐的地带。“从八月份起,我便看到这些破破烂烂的人,开车之前,冲锋似的攀援到火车的顶盖上。头顶上炎炎烈日张着火伞,脚下是烙人皮肉的炙热的镔铁,人们肩挨肩地在一起堆砌着。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时光又飞过半年,现在是滴水成冰的严冬了,而这破烂的行列,却依然滚滚地向西流着”。    

  “不到黄河心不死,逃到西安的人,才算灰心绝望到了极点,有许多是活活饿死,有些则是一家人集体自杀。在西安火车站我遇到薛站长,他是河南人,对救灾非常热心。他说每一天东边来的火车到的时候,车上总会拖下几个死的,呈报法院,再请检察官检查,手续太麻烦,而警察局又没有掩埋这批死人的预算,所以常有暴尸数天被野狗拖去的惨事”。

  在这篇通讯的结尾,李蕤不无气愤地写道:“河南有三千万人,把沦陷区的不自由同胞除下,还有一千八百万人。连年军粮第一、兵役第一,在今年这样严重的灾情下,征购还是第一。无论如何,也应该让这一千多万人活下去,不应让他们再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无尽的死亡线上挣扎。”    

  记者在采访中与多位陕西媒体人沟通,他们综合分析介绍,如今西安市约四分之一的人口祖籍来自河南。在河南难民更为集中的陕西铜川,基本上一半人祖上来自河南。

  

  宝鸡落脚点,从此有称“小河南”

  从西安开往宝鸡的火车同样拥挤,不同的是,坐火车不再免费。李德明已记不得当时的车票究竟是多少钱,她的亲戚帮她买好车票后从窗口连推带搡才把她弄进车厢,车厢里,已没了站的地方,更别说座位了。 

  怀中没了孩子,李德明在宝鸡火车站见到前来接她的丈夫时,“扑到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丈夫并没责备她的意思,比起那些天天与他一起来接亲人却接不到的乡亲,“我父母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李德明的儿子看母亲回忆到此处又开始伤心哽咽,急忙替母亲接受记者采访,“我刚懂事儿的时候,就经常去炭市街那边儿找我大伯和表舅,他们都是那时候和我父母一样扒火车过来的,但有好多人都死在了半道,有的是掉下火车摔死的,有的是饿死的,也有病死的,像我那没见过面儿的姐姐一样”。

  武桂荣的父亲也是扒火车逃荒到宝鸡的,“我爹当时就住在我们现在的经一路社区这儿,当时是河滩,到处搭的都是苇席棚,日本人的飞机还经常飞过山梁来轰炸,后来我爹就又与其他难民一起逃到铜川、天水等地,后来山顶的飞机场上来了几架美国的飞机,日本飞机就再也没来轰炸过,我爹重又回到了宝鸡”。

  武桂荣的哥哥武育民现在是宝鸡市渭滨区政协文史办的文史撰稿员,退休后的他借助自己是河南难民后代的先天优势,采访了大量河南难民在宝鸡的真实情况,特别是自己父亲及亲属刚逃荒来宝鸡时的情况他特别关注,“两大块儿,一块儿是河滩,没人管,搭个棚就是家,其中1943年着过一场大火,整整烧了两天一夜,你想得有多少个棚啊,烧死了好多人,都是从河南逃荒过来的;另一块儿就是后山的窑洞,我父亲刚从河南逃来的时候就是没处住,看别人打窑住,他也跟着别人学,先是自己打了孔窑自己住,后来有人买,他就专门打窑洞卖,靠着这,我父亲才算在宝鸡扎住了根,后来我父亲不打窑洞了,就在河滩边替人建房子,全是咱们河南的那种起脊房子,因为都是从河南逃过来的,大多住不惯窑洞,所以我父亲后来又拉起了一个工程队,算是宝鸡最早一批房地产建筑商吧,但也正由于这,他被批斗了好多年,直到去世也没摘掉帽子”。

  究竟有多少河南难民逃至宝鸡?11月初,记者特意赶到宝鸡市档案局,在局长白亚民的协调下,记者找到了民国三十一年前后与大饥荒有关的档案,其中当时宝鸡县警察局及商会的档案显示,当时河南逃来的难民死难者众,民国三十三年元月份人口死亡调查表上,其中一页7名死亡人员名单中就有3人是河南难民;而商会也频频下发豫灾的募捐公函,陕西省政府也在民国三十一年十月下发给宝鸡县商会一份急电,“为豫陕两省本年水旱天灾,经决定募捐救济”。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 新浪河南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客户投诉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河南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