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赵丹 萌友 郑明歌/文图

  她们是美女,又是“女汉子”;她们身材娇小,却整日操作庞大的“机器”,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克服着女性自身和家庭角色的困难,担负着“城市大动脉”畅通的使命。 “三八妇女节”来临前一天,记者走近郑州公交女车长,倾听她们酸甜苦辣的故事。

  晚上做梦都在开车的“90后”

  管亚萍,1990年出生的90后,70路车长。2012年进入公交行业,学习驾驶2年,跟师实习1年,2014年单放,累计驾驶里程约5万公里。6年间,无一起乘客投诉,无一起安全事故。

  3月7日,记者走进70路公交调度室。借刚跑车回来的休息空档,还没吃早饭的管亚萍正用微波炉加热烧饼。“调度室送的有加餐,谁饿了,回来可以吃。”管亚萍拿起一个加热的饼,撕开桌上放的一包炸酱菜,夹着鸡蛋吃起来。边吃,她边说,丈夫也是司机,在同一条线路上。不过都是两班倒,夫妻难有共处时光。多数时候,都是晚上回了家才能见面。

  管亚萍告诉记者,上早班时,她是5点整就起床,5点20分出家门。5时40分赶到场区,擦洗车辆、打扫卫生、例行安全检查。早班3趟,上下午班时,20点30分发末班车,22点20分到达场区。收车后,一天的工作并没结束,还要打扫卫生、再次检查车辆安全。晚上回家已经23点多了。

  “有时回到家,晚上做梦都梦见自己在开车”,管亚萍说,工作太忙,感觉挺亏欠家人的,但想到,可以通过自己的付出,让每位乘客都能安全到家,又觉得值得,挺自豪。

  每天回答旅客上百个问题的乘务员

  “法院从哪下”“去高铁站在哪里换乘”“我东西丢了怎么办”……在6路通道车厢里,乘务员平均每天要回答上百个问题,而每逢节假日,甚至同样一个问题每天都需要回答上百遍。

  “做服务咨询工作,难免经常会遇到一些焦急的乘客。”刘源说,面对这类乘客,她总是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冷静倾听乘客的不满,妥善处理乘客的投诉,及时引导和安抚乘客。在与广大乘客的交流中,她也掌握了一些服务技巧,对待不同的乘客采用不同的方式,让乘客从内心接受、理解自己的工作。

  作为乘务员,除了解答乘客们线路、换乘务等问题以外,刘源经常会捡到失物。

  前不久,刘源发现座椅缝隙遗留着一封千元红包,好好保管,等待失主前来取回。多亏她的细心和负责,这个千元红包最终完璧归赵。

  对于公交车长来说,为了“掐点”做好营运,5分钟的休息时间都很奢侈。

  采访公交女车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一个现象:按理说,回到场区的车长们终于可以放下驾驶中高度紧张的精神包袱,有一个舒适的休息,可是,每个回到场区的车长们还是那么忙碌,疲惫的神情里又有几分焦急。

  车长们解释,每辆公交车回到场区会停车5到10分钟,之后又发车,跑下一趟。在这短暂的几分钟里,车长们有很多事不得不做:行驶途中不能打电话,借这个空赶紧给家人、朋友回个电话;路上不能上厕所,回来时要快点解决个人问题;不敢喝太多水,害怕路上要上厕所,可身体不能缺水,回场区时候要适量补些水分;车辆有小故障的,回到场区及时给调度或公司汇报;高峰期行驶途中哪条路堵了,得及时告知同事和调度员,注意调整发车间隔,做好应对准备。

  公交车长经常一顿饭要吃上几个小时。为什么?5分钟,一顿饭没吃完,到点了要发车,只有把饭剩下,等到下次回到场区接着吃。吃剩饭是公交车长的“家常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