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请见书院《孔子赋》亮相“范曾八秩之庆艺文展”

  近日,艺术家范曾八十大寿之际,“高怀云岭——范曾八秩之庆艺文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总体梳理了范曾半个世纪以来在“诗书画文史哲”方面的艺术成就,展出了范曾先生自二十四岁开始至今的一百余幅绘画,四十余首诗词、联语和一百余部文、史、哲、艺的著述作品。范曾先生为兰考县仪封“请见书院”创作的《孔子赋》和《炎黄赋》书法亮相于“高怀云岭”第一展厅北墙正中。

  据知情人士介绍,2015年9月28日,在兰考县仪封请见书院举行纪念孔子诞辰2566周年暨范曾先生《孔子赋》碑揭碑仪式庆典,范曾先生以如椽巨笔,撰写了文辞华瞻、内涵深厚的《孔子赋》,并为请见书院题写院名。如今,《孔子赋》碑已成为兰考耀眼的文化景观,是请见书院的镇院之宝,对学子上进的激励和鼓舞。此次《孔子赋》和《炎黄赋》书法有幸亮相“范曾八秩之庆艺文展”,将进一步提升“请见书院”弘扬国学、倡导儒学的全国影响力。(封人)

  相关资料:

  兰考仪封请见书院源于孔子周游列国时曾到过兰考的仪封,旨在倡导国学,以圣人之圣迹,张伯行之清正,淳化民风,启发民智,砥砺民众。作为圣人的过化之地,《论语》八佾篇明确记载:“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在圣人饮水之处,后人建有仪封饮泉书院。有清河南仪封(今兰考)人张伯行(1651—1725)为官二十余载,史称“操守清洁,立志不移”,被康熙皇帝誉为“居官清正”,有“天下第一清官”的美称。康熙三十四年二月,张伯行重建仪封饮泉书院,改名为“仪封请见书院”。习总书记于2014年3月18日在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特别讲到:“兰考历史上出了一个有名的清官张伯行。他历任福建巡抚、江苏巡抚、礼部尚书,为谢绝各方馈赠,专门写了一篇《却赠檄文》,其中说道:‘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谁云交际之常,廉耻实伤;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我看,这也可以作为一面镜子”。

  《孔子赋》全文:

  周室颓隳,礼乐废弛,九州失驭。战伐出于诸侯,列国窥窃神器。春秋之末,仲尼起于陬邑,感万方之多难,乃驰驱以宣教。冀辅弼于乱世,欲敦厉于黎庶。然则宫寝邃远,王者不悟。有楚狂接舆歌而过之,痛詈凤德之衰,切悲庙堂之殆。往者不谏,来者可追,孔子乃归鲁,不复出遊。述而不作,非谓徒托空言,追往事,思来者,悬明镜而作《春秋》,立极则以昭万代。凤鸟不至,河图不出,忧古道之不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伤往哲之益远也。遂力倡仁恕中和之道,克己复礼之德。播雨杏坛,天下士赴之如万类之附麟凤。若颜渊、子路、公冶长、有若、子张、子贡、曾子七十二贤列坐其次,三千学子,相望于道。仲尼自云: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乃谆谆以告诸君子,知任重而道远,期弘毅以自励。世幽昧以炫耀,独好古而敏求。视富贵如浮云,思贤若渴,闻义即徙。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夫子者,其集微子、箕子、比干之懿德嘉行于一身者也。封人以夫子为木铎,非无由也。颜渊喟然而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是高弟子之敬仰,亦足为万代所共祀者也。荆玉含宝,幽兰怀馨,此孔学之无尽藏也。延越百余载,孟子起于邹而倡义,与孔子之倡仁相辅佐。又越三百载,汉武独崇儒术,乃有毛亨、郑玄之辈为之诠,董仲舒之属演其说。再越千二百年南宋理宗朝濂、洛、关、闽之学,勉心景迹,遂成大观,共祭诸孔庙。更越千载,日月虽迈,诵说猶馨,百川竞乎孔子之门庭,孔学之克守,于今愈盛。孔子学院,遍列全球,蔚为人类文化之奇观。

  世变事异,而孔学不衰者,以“仁者爱人”、“先欲达人”为黾勉天下之襟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则厚望瀛海以高节。唯和衷以共济,讲信而修睦。此足称万国邦交之极则,亦各族和谐之宏观。遗训虽远,践行在迩,岁寒松柏,历千万龄而不凋,其非孔子博怀之远猷,而周赡之大略欤?

  巍巍陵寝,郁郁巨柏,云霄万古,黛色参天。仰瞻烟霞,伏增肃敬,焚香再拜,赋以永祷。

                                                                          请见书院雅属

                                                                          乙未之夏江东抱冲斋主 范曾撰文并书丹